明川ゞ

活着。

【潜水员嘉x海妖金】【接文】深海接吻

和我家无解的接文///// @无解ミ w然后就是深海接吻梗,潜水员嘉x海妖金/

①cp为嘉金

②顺序为明川-无解

③文风魔性混合,不喜勿喷

④深海接吻paro

⑤以下正片/

『深海接吻』

-

平静海面上浅浅流转蔚蓝天空的颜色,轻轻摇曳着波光闪烁。只有潜水者知道其下实质海水深邃冰冷刺骨,寂静的如同死亡般空无一物的世界中,浓浓黑暗围绕眼前似有青面獠牙的怪物隐秘水中紧盯潜水者蠢蠢伺机而动。

『别靠近那片海,会有可怕的东西』

长者都对年轻的潜水者们这么嘱咐道。

一边站立的骄傲男孩略略斜眼。嚣张霞光打于他璀璨鎏金的双眸,他微勾嘴角轻轻担开精壮肩膀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是吗?”他嗤笑道,“真期待啊。”

-

『嘉德罗斯,入水前再确认一下装备是否齐全,别又潜下去200米才发现氧气瓶没有带。』一旁正在带上潜水手套的安迷修说道。

『我说过了,上次我是在练习憋气。』

『别狡辩了嘉德罗斯,我不会笑你的。』

不会也不敢。至少不可能当面取笑。

嘉德罗斯这家伙的厉害,这一带潜水者都是知道的。他一旦很谁有了过节,绝不会像大多数人一样想尽办法明里暗里整你。他会直接一拳打过来,让你在床上半死不活地躺几天。

嘉德罗斯不屑地轻哼一声,目光落在远处的海面上。此时还是早上6点。初升的太阳发出的光芒是最纯粹的,淡金色,无比旖旎。 嘉德罗斯最喜欢金色。因为金色是希望的颜色——那是他生命中最缺乏的东西。

他带上潜水面罩长呼一口气,胸腔随着他的动作缓缓起伏。

『对了,嘉德罗斯,潜水前的准备运动你还没。。。』

一声清脆的入水声让安迷修不得不把说了一半的话打住。

『还是这么任性啊。算了,祝你顺利吧。』

-

一开始还能看见一些远处扑棱的鱼苗,但视线随着深度的增加开始渐渐迷糊起来。嘉德罗斯抖抖自己因为骤然下降的温度有些僵硬的四肢,划动双臂朝前方似乎有些色彩的珊瑚丛游去。

鱼群缓缓密集起来,眼前猛地色彩斑斓,嘉德罗斯眯眼享受着如此迷人的场景。看着看着,猛地他瞳孔骤缩。珊瑚丛中似乎有什么金色一闪而过,耳边似乎响起清脆的笑声。

什么东西?金色啊。。我最喜欢的颜色了。

嘉德罗斯微微犹豫了一下,朝金色身影出现那处游去。

当他手指触及至珊瑚时,他能感受到上面凹凸不平坚硬的块状固体,左小腿却突然抽痛起来。一阵阵宛如刀割般的疼痛让嘉德罗斯下意识地张嘴闷哼,氧气瓶的氧气口却在冲击下滑脱出口。

-

随着睫毛的加速颤动,嘉德罗斯感到胸腔中氧气的不断流逝,伴随之逝去的还有自己的意识。他极力克制自己想要张嘴呼吸的本能,四肢摆动着作着最后挣扎。

要是就这样死了的话,会被他们笑话的吧。

可是,身体还在控制不住地下沉……氧气也…… 远处似乎有歌声传来。是男孩子的声音,很干净明亮,像初日的光。

是天使吗。

安迷修那家伙一直宣称天使都是美丽可爱的小姐。呵,看来他错了。可惜没法让他知道,然后看他被打狠狠脸后僵在那里的蠢样了。

歌声缥缈,萦绕在将死的倔强潜水者耳畔,并且越来越响。

在靠近?

嘉德罗斯艰难地掀开自己的眼帘,咸涩冰凉的海水一瞬间涌上来,仿佛冲锋的罗马战士,而他的眼球就是他们的敌人。 这样的做法无疑实在加速死亡。但他太想这么做了。

他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远处嶙峋的海底岩石之后。

金发。

清脆的歌声戛然而止。

嘉德罗斯感到链接自己和世界的最后一根弦也随之断裂了。

年轻骄傲的潜水者陷入黑暗之中。

……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辈子,或许只是十几秒。 嘉德罗斯感到自己的双臂处传来温热的触感,同时自己的双唇被灵巧而温和地撬开,氧气也随之源源不断涌入。

-

浑身叫嚣着渴求氧气的细胞都在此刻骤然安静下来,嘉德罗斯没动弹,感受那条略微有些羞涩的细舌在不禁意间扫过自己齿缝。好不容易恢复一些力气,嘉德罗斯做的第一个动作便是死死拽住了身边的那个人。 霸道地抢回主权,嘉德罗斯凭感觉伸手扣住那人后脑贪婪地抢夺着那人口腔内似乎是没有穷尽的氧气。

他死死按住那人,嚣张霸道地舔舐那人口腔迫使他将嘴张至最大,那人也有些挣扎。如此掠夺式的唇齿交融让嘉德罗斯渐渐从死亡的窒息中缓过来,却还是舍不得松口依旧深吻着那人,来不及吸入的空气从两人嘴边溢出,化为滚滚气泡向海面飘去。

此刻在嘉德罗斯耳边的那个寂静的深海多了个声音。

咕噜咕噜。

像白色柔软翅膀的天使温柔地环绕着他,那人一边顺着他的动作向上游动着,一边好像有了反应似的回舔了一下他的舌尖。天籁般轻微的喘息声回响于嘉德罗斯耳边,嘉德罗斯忍不住轻轻搭上了那人腰际。

那人似乎身子一软往下沉了几分。唇畔脱离让嘉德罗斯失了倚靠,像寻找母亲甘甜乳汁的婴儿般轻轻拱动于那人胸膛,片刻之后,那双柔软的唇瓣便再次覆上。 咕噜。

-

就这样在唇齿不断交融与分离中,嘉德罗斯被硬生生从死亡线上拉回。 一开始几次,当自己的唇被放开时,嘉德罗斯会死死禁锢住眼前的人,生怕他丢下自己。不过当那人一次次重新贴上来,任由自己索取氧气,他也便放松下来,只是轻轻环住对方的腰。

良好的身体素质让嘉德罗斯在被几次渡气后渐渐恢复过来,之前丢失的氧气嘴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不过那人温热柔软的唇瓣和时时拂过他脸颊的柔软金发让他仿佛上瘾一般,让他甘愿留在这里沉沦。

再次吻上对方后,嘉德罗斯不经意间瞥到对方茂密金发半遮半掩下的耳朵。 小巧玲珑,如同他的五官一样精致。耳朵的末端尖尖的,且带着一抹淡淡的蓝色。 能在不断给自己这个掠夺氧气的蛮狠强盗渡气的同时,在海底坚持这么久,再加上惊世骇俗的美妙歌喉,同精灵一样的尖耳,以及…… 嘉德罗斯向被自己吻着的人的腰际以下看去。

-

果然。覆盖着渐变的蓝色鳞片的鱼尾。

他绝不是什么天使,而是长辈们口中的海中恶魔。

他是海妖。

-

这让嘉德罗斯的心脏狠狠颤抖了一下。

传说中的海妖,他们狡诈残忍,善于迷惑岸上的人们后将他们拖入永久死寂的深海吞吃掉他们。

可是眼前的男孩那么温柔那么亲切,他唇角略略勾起的微笑让人莫名心安,他的脸上似乎有淡淡的白光,温馨温暖。像是照入他心脏的光。

他一直在寻找的那束金色的光。

嘉德罗斯看见他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温柔脸庞俊美得一瞬间不似活物。他张了张嘴但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睛似乎在朝他示意着什么。

顺着他的指引嘉德罗斯转过头去,看见一个黑影渐渐靠近,怀里的男孩突然剧烈挣扎起来突然猛地一把推开自己。

嘉德罗斯没有防备,被推的一个张嘴,口腔口气尽数泄露出来,眼前再次被黑暗狠狠肆虐侵袭。

失去意识之前他察觉到男孩轻轻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

此后,再无声音。

。。。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你醒醒!』

身边急促的叫唤声让嘉德罗斯猛地睁开眼,口腔的苦涩让他一睁眼就剧烈地咳嗽出好几口海水。

『你没事吧?还好我在旁边,不然你真的出大事了。』安迷修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抱怨似的说着。

嘉德罗斯怔怔地看着平静的海面。

他知道不是安迷修救了自己,而是那个传说中的恶魔。

-

嘉德罗斯挣扎着站起来,身上因湿漉而沉重不堪的潜水服使他一个趔趄。安迷修连忙扶住他。

『小心点啊!』安迷修抱怨道。

嘉德罗斯没有理他,而是倔强地抬头望向远处无限延伸的海面。

风平浪静,波澜不惊。

难掩的失望涌上心头。嘉德罗斯极力掩饰着。

轻轻抿唇,方才缠绵欢愉留下的甜腻气息还萦绕在唇间。

只可惜,已经凉了。

——

『啊——好酒!』

嘉德罗斯瞥了瞥摊在沙发上,往嘴里猛灌拉斐还不忘评论几句的雷狮,微微皱眉。

你当你在喝白水吗?好好的红酒就这么被糟蹋了。

『喂,嘉德罗斯,我刚才可干了件大事儿!』一喝酒这家伙就开始话多。撇开这一点,他到是个不错的家伙,出色的鱼雷手。

『说。』

『我跟着追捕队出海了……他们雇我绝对是他们血
赚!两颗鱼雷!我就用了两颗……』

『等等,追捕队?你们去捉什么?』

『当然是藏在海里的混蛋们啊!那些恶魔!不让他们彻底杀掉是没法让他们闭嘴……』

『你把海妖都炸死了?』嘉德罗斯感到自己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差不多吧!跑了一只……不过也活不长了……啊,好
饿,你这里有撸串吗?……哎,你去哪儿?』

——

7月28日晚,醉酒的雷狮透过半瓶拉斐,看到嘉德罗斯突然夺门而出。摇晃的红酒让雷狮的眼中的世界整个儿镀上绝望的血红,包括嘉德罗斯。

——

当嘉德罗斯赶到海边时,已是暴雨倾盆。

『嘉德罗斯,你来干什么?』

不远处雨棚下,刚结束潜水工作的安迷修正在避雨。他对于自己哥们突然失魂落魄地出现在这里表示非常惊讶
与莫名其妙。

令他更惊讶的是,嘉德罗斯竟然理他了。

虽然并不是回答他的问题。

『氧气面罩。』

『蛤?』

『我说,把你的氧气面罩给我!』

安迷修愣愣地看着嘉德罗斯飞快地带好供养装备,又愣愣地看着他就这么跳到海里去了。

——

嘉德罗斯没命地在巨浪惊涛间艰难地前进着,有时风浪太大,他不得不潜入水中。

就这么挣扎着前进了一会儿,忽然,在滚滚炸雷声与怒浪翻涌声中,他听到了熟悉的歌声。

清脆干净。像阳光一样美好。

嘉德罗斯屏息凝神。

更加清晰了。

是的,没错了。就是他了。

不敢停留,他潜入水中,更加拼命地前进。

……

当嘉德罗斯再一次浮出水面时,他眼前是一块巨大的,露出水面的岩石。

一个瘦小的身影正在岩石顶部歌唱。

嘉德罗斯咽了咽口水。他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过,庆幸自己的坚持与倔强。

他赶忙游过去,攀上岩石。

氧气面罩太过碍事,他直接将它扯下,毫不犹豫地丢进身下肆虐的海中;湿漉漉的衣物贴在身上让他束手束脚,他直接将它们扯碎。

好不容易攀上顶端,他双手已是鲜血淋淋。但他满不在乎。

歌声戛然而止。海中恶魔回身望向近乎赤裸的潜水者,纯粹的蔚蓝双眸满是惊喜,泪水夺眶而出,顺着本来白净漂亮而如今满是鲜血的脸庞一滴一滴坠落。

下一秒,嘉德罗斯将浑身是血的恶魔一把拥入怀中。

恶魔失去了一只手臂,只能艰难地抬起另一只手,抚上潜水者的脸庞,轻轻揩去混着雨水的泪。

他苍白的嘴唇翕动着,鲜血更多地从嘴角溢出,咿咿呀呀地说着嘉德罗斯听不懂的话。

『闭嘴……别说了。』

恶魔摇摇头,唇固执地开合着。血从他的唇上坠落,滴落在嘉德罗斯的腿上,红酒一般。

『闭嘴啊,我让你闭嘴啊——!』

说着,嘉德罗斯霸道地吻上怀里的家伙,毫无章法地侵略着他。两人的口腔里尽是血的甜腻。

恶魔的气息随着两人的缠绵,越来越弱。嘉德罗斯想法设法引导他呼吸,给他渡气,却都以失败告终,焦急到眉头几乎拧成一团,而恶魔本人却一直很平静,脸上一直是温暖到令人无法拒绝的笑意。他冲嘉德罗斯摇摇头。

他确实不是天使。

因为他胜过任何一个天使。

嘉德罗斯这么想着,不再逼着怀里的人儿呼吸,只是用一只手探进他柔软的金发,让他贴在自己赤裸的胸膛上,另一只手无比小心翼翼地环在他的腰间。

就这样,两人静静地感受彼此的呼吸。此刻,没有人会扬言对所有海妖赶尽杀绝,也没有人会指责近乎赤裸的潜水者是作风不良。

砰。砰。

此刻,恶魔与潜水者的心跳在同一节拍。

渐渐的,其中一个声音越来越弱,直到彻底停止。

嘉德罗斯知道,他好不容易寻到的那一抹金色,永远消失了。

——

那场大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fin.

评论(1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