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ゞ

活着。

【吕赵】末日机甲

前情提要:末日变异梗,李白哥哥没了,扁鹊带着庄周回了基地后。

本文来源贴吧,授权已有,请各位老爷观看。

①第二人称

②吕赵注意

③三角恋注意

④虐恋注意

⑤换上机甲以后就没有感情了

ok,go

“哎我说庄周都带着扁鹊回来了你还一脸别人欠了你多少钱的样子什么情况阿你。”韩信拖着下巴看着自己对面黑着一张脸敲打键盘的男人。

“a区既然有扁鹊活了下来,那么全灭大概是不确切的报告了,还会有其他人活下来。”诸葛抬眼重重敲下回车键保存了文档,将右手搭在膝盖上,翻转电脑给韩信看着说道,“已经确认了尸体的只有百分之九十五,我们分布在A区的十几位研究员还没有确认尸体。”

“你的意思是说。。你觉得他们有可能还活着?”韩信凑近了点看,眯起眼睛,“孙尚香,吕布,貂蝉。。貂蝉?我记得她,几年前的聚会上她跳了一支舞曲是吧?哈哈哈哈李白眼睛都看直了。。”韩信说着说着突然噎住了,两人陷入沉默之中。

“那就拜托你去找一下他们看看了?”诸葛打破沉默,是询问的口气。

“乐意之至。”韩信咧嘴笑了笑。

-

你看着身边一脸极度嫌弃地看着你的韩信,一边看着探测器一边吐槽着那人的车技。

“你厉害你来开,话说为什么我出个任务还要带上你阿?”韩信瞪你一眼怼了回来,“哎我说诸葛是不是一心想干脆你死在外面算了吧,怎么几乎所有出来的任务都有你阿?”

“诸葛这是培养新人阿你懂不懂?”你看着手中一片空白的生命探测器,四周空空如也除了中心显示你和韩信的两个红点没有其它迹象。

你看着韩信有没了话,不禁搭话着。

“你说我们找到貂蝉他们之后怎么办呢。”

“当然是带回去。”

“你可别忘了这车只能塞四个人。”

“。。。那你下车喂老鼠吧。”

你和韩信有一句没一句地吐槽着,可谁都知道想找到人基本上是天方夜谭。这下,探测仪上猛地跳出两个红点,滴滴滴的提示设备响了起来。

“韩信!往右前方!”你激动地连声音都抖了,拽着韩信的袖子,“有人!”

“得勒!”韩信一转方向盘。

随着车渐渐驶进,你也看清楚了那两人的样子。

“是貂蝉姐姐啊!还有吕布!”

貂蝉吕布两人也似乎看到了你们,朝你们招着手跑过来。

你断断续续地听见貂蝉大声喊着“机甲”“新的力量”“对抗”等词,有些懵。

“新能源?”身边得韩信却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一脚油门下去你差点没坐稳。

眼前猛地爆起黄沙,狰狞满是毛发的猫脸剥夺视线,貂蝉吕布瞬间消失在眼前,韩信咬牙骂了一句,调转车档,一转方向盘猛地倒车回去。

“我上次遇到那只变异老鼠时就特别想养只猫,但这只太夸张了啊啊啊!我是说别说什么来什么!”你一边随着车的甩动稳住身体一边吐槽着自己的乌鸦嘴。

“别BB了快去救人阿!”韩信拉下了车门。

-

貂蝉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吕布就一把抱起她就地一滚。貂蝉一愣,没有挣扎。

她其实有些恍惚了。

别躲了,她对自己说着,躲不过啦。

“婵儿,看着我!看着我!”耳边传来男人掷地有声的呼喊,将貂蝉拉回现实,“你不是还要见他吗?你不是还要见他吗?”

“他。。”貂蝉愣愣看着眼前的人,水波横秋的眼眸恢复了清明,“子龙哥哥。。”

一声子龙哥哥狠狠敲击在吕布心上,他还是勉强维持着自己的微笑鼓励着妻子,“对啊你的子龙哥哥,你还要回去见他呢,对吧,你还要回去见他。”

吕布回头看着猫碧绿的眼眸,握紧了手中的试剂瓶,突然他转头看着貂蝉突然握紧了妻子的手。

“活下去!”

“去见你喜欢的人!”

“吕。。。”貂蝉的呼喊被强风撕扯得支零破碎,狂风中男人掰开试剂一饮而尽。

璀璨的红色光芒炸裂开来,地底猛地出现一道裂缝,熔岩翻滚环绕男人身侧凝结为盔甲嵌入男人皮肤肌肉中。貂蝉拼命地向风中靠近,可是风力太强,她根本站不起来。貂蝉知道,吕布现在一定很痛,可是他还是笑着对着泪水婆娑的貂蝉,就像他们刚见面时,吕布给她的笑容一样。

下一秒红色刀刃便已经插入巨猫体内,猫咪发疯般尖叫狂啸,鲜血喷涌而出洒于地上,几滴飞溅在了貂蝉脸上,把她苍白的脸色映衬得更加毫无血色。

风已经停止了,貂蝉立刻起身向浑嵌满机甲的吕布跑去,轻柔地擦拭着吕布皮肤上的鲜血。

“吕奉先---”

貂蝉撕心裂肺的叫声再无优雅可言,你身边的韩信解开安全带向着貂蝉跑去,一把扛起她往回跑。

“机甲A-1,确认保护者,貂蝉。”

机械的男声从机甲内传出,韩信直觉背后一痛便狠狠撞击在了地上,肩膀一轻,貂蝉已经被身后的机甲吕布抱起。

“吕布,快点去c区找诸葛。。他会把你变回来的,他会的。。”

“接受命令,目的地c区,出发。”

你赶紧下车拉起还愣着的韩信,“快回c区阿听见没有!”

-

诸葛皱眉看着吕布身上鲜红的机甲,摸了摸下巴。

“我们在A区研发出了新的能源,可以使人拥有机甲的能力。”已经情绪稳定的貂蝉裹着毛毯缓缓说着,“我们将它命名为‘末日机甲’,他是能拯救我们的唯一途径了,可是目前副作用都不清楚,吕布他贸然喝了,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

“。。。”诸葛沉吟片刻,抬头看着你,“把赵云叫过来。”

你还没动,房门已经冲进气喘吁吁的男人。
“子龙哥哥。。”貂蝉轻轻唤道。

赵云愣在房门口,看着一身机甲的吕布与泪眼婆娑的貂蝉,良久他缓缓低下头轻轻勾起了唇角,低声道:“阿。。原来是这样阿。。。”

吕布。。你这个。。傻子。。。

-

“不许你和婵儿玩!”年幼的吕布叉腰气呼呼地看着眼前绑头巾的男孩霸道地命令道。

“理由。”男孩没抬头,继续看着手中下节课需要复习的英语功课。

“唔,因为,因为。。”吕布的脸涨得通红憋不出一句理由来,“反正就是不许!”

赵云叹口气,一脸关爱zz的眼神看着吕布,良久缓缓说着:“吕奉先同学,我知道你喜欢婵儿,但是婵儿是我的表妹,我必须保护她。”

“可我也想保护她。。”赵云稚嫩却认真的声音让吕布的声音低了下来,嘟哝着道。

赵云看着眼前鲁莽的男人只觉得有点好笑,他歪头想了会儿,认真看着吕布做出了男子汉的承诺。

“那,我们以后回家的时候你牵左手我牵右手,我们一起保护婵儿回家,好吗?”赵云还加上一句,“拉勾,这是男子汉的承诺。”

吕布红了脸,点点头勾上了男孩伸出的手指。

“约定好了,以后要一起保护她。”

-

“你叫我来喝酒干什么?”赵云看着眼前一杯一杯喝酒不停的男人皱起了眉头,“明天就要和婵儿去a区了,你喝成这样明天怎么出发?”

“从明天开始,婵儿再也不会笑了。”吕布扯扯嘴角,目光阴沉,“你不去a区,她只有看见你才会笑。”

赵云一窒,赶紧端起酒杯掩饰失措,假装咳嗽两声掩饰尴尬。

“以前一起牵婵儿的时候,她永远朝着你那边靠,永远朝着你笑。”吕布眼里满是苍狼般的孤独,“我知道的,就算她最后为了家族嫁给了我,她也不快乐。”

“对不起。”赵云轻声说。

“呵。。我以为只要我一心一意地对她,她就会慢慢喜欢上我,可是最终,她的眼里也只有你。”吕布忽然转过头来看着赵云,眼里满是坚决,“如果这次我能和婵儿活着回来,我就把婵儿让给你了。”

说罢男人毅然起身,留下赵云一个人在原地震惊。

-

“傻瓜,谁要你让阿。”他眼里满是落寞,笑容苦涩。
他想起那个黄昏能通过婵儿的笑脸看到的左手边的男孩认真牵着女孩手的表情,他郑重做出一起守护的承诺,执着地进行到最后。

“子龙,我把婵儿交给你了。”

赵云没来由地看着貂蝉,他不是感伤的人,此刻却上前紧紧搂住了貂蝉,眼泪不止地掉下来。

“太好了,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子龙哥哥。”貂蝉安慰着怀里此刻显得那么脆弱的男人,子龙哥哥什么掉过眼泪阿。。

赵云咬紧了下唇,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掉。

可是。。你为什么没回来。。。

-

“你过来一下,子龙。”诸葛叫着赵云。
赵云凑近,诸葛似乎往他手里塞了什么东西,赵云的神情一下子揪紧了。

你轻轻凑近诸葛想问一下关于末日机甲的研究,诸葛一看见你过来便把袖子往下扯了扯,虽然不确定,你好像看见一抹褐色在诸葛皮肤之上。

“诸葛。。”

“不好了!”有人惊慌失措地在门口喊道,“B区发来求救信号!刘备申请紧急支援!”

“貂蝉,吕布,赵云,韩信,这个屋子里的人立即增援!”诸葛拍案起身,目光阴霾扫过几人,“这里可没有休息时间!”他顿了顿,又看向你。

“你也是。”他说。

-

大概是获得新能源的原因,吕布的机甲显然比车快很多,不知不觉吕布抱着貂蝉就已经在车前面了。

“韩信,你行不行阿,快点阿。”你托腮抱怨着驾驶的人,“你看看人家貂蝉吕布,再看看你。”

“吕布只要抱着貂蝉就好了阿,我要开着车,还带着一个大男人和一个。。”韩信故意顿顿,坏意笑笑看向你,字咬得很重,“女,胖,子。”

“你说谁呢??”

-

“检测到前方变异种出没。”

你还没说话赵云已经夺门而出,吕布已经摆好了面对敌人的架势。你正要感叹一句看看人家吕布和子龙哥哥,与韩信完全不一样的反应,一看就是专业,靠谱。
野兽发狂的怒吼震得你耳膜生疼,赵云已经接住貂蝉冲回车上。

“哎哎子龙,这能行吗?”韩信不放心地看着,“我怎么觉得吕布打不过呢?”

“。。。”赵云皱眉看着吕布硬撑着为他们挡下变异种的攻击,放在门把上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突然一双手按住了赵云的手。

“子龙哥哥。”貂蝉看着赵云,眼光坚定而带有些乞求,“别去。”

赵云愣愣,随即温婉笑笑摸摸貂蝉的头。

“对不起,但我必须去。”

药剂!你这时才看清赵云捏在手里,诸葛给他的东西。
他一下车就打开了药剂,一边跑向吕布一边就已经将它喝下。

缓缓身边腾升起烟雾,蓝光笼罩中赵云伸手去触碰眼前的男人。

“原来,你感受的是这样的疼痛吗。”

“末日机甲C-1号机型引擎之心,确认保护者,A-1号机型末日机甲。”

-

巨大的机甲缠斗着,清脆乒乒乓乓金属撞击声连绵不断,突然一个闷响,蓝色机甲的男人便狠狠摔落在一旁,身边还躺着红色机甲。

那一瞬间身边貂蝉也夺门而出。

“貂蝉!别出去!”你急得连忙喊。

“貂蝉!上车!”韩信大吼。

“嘘。”貂蝉转过身对你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笑得眉眼弯弯,“我知道的阿。”

“爱我的人我负了他,我爱的他不爱我。” 貂蝉轻笑着道,眼角却泛着泪光,“真差劲阿,我自己。”

你看着眼前美丽到极致的女人,此时她精致的脸上只有满满的落寞与凄凉,你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因为她现在也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好怀念阿,那个时候牵着我手的男孩们。”貂蝉闭眼似乎在遐想那个时候男孩温热的手掌,她轻轻抬起自己手臂像是去牵起他们的手,又像是在篝火旁跳那支惊艳了整个团队的舞曲。她一脚一脚轻轻踏向远方,清丽的歌声渐渐远去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晨曦喷薄下你看见女人缓缓举起手将手中的药剂一饮而尽,碧水蓝天似乎都映在她眼里,蓝天缓缓落下浅蓝温柔的光环绕着女人身侧,澈蓝湖水翻滚涌起注入她身体中。

你看见她在笑,好像和家人团聚的喜悦。

融合已经完成,貂蝉眼里的清明渐渐消失,她挣扎地走到倒下的吕布赵云身边,一手一个紧紧攥住了他们。
她左手牵着蓝色机甲的男人,右手牵起红色机甲的男人。

恍惚之中重回十几年前,夕阳掩映的放学路上,自己哼着歌蹦跳着,旁边有两个永远会鼓掌的忠实听众。
左边的男孩认真地拉着自己,右边的男孩温柔地牵着自己。

貂蝉哭了。

-

太好啦,我又能握住你们的手了。

-

“末日机甲A-2号机型逐梦之音,确认保护者,A-1号机型末日机甲,C-1号机型引擎之心。”
这次,让我来保护你们吧。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