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ゞ

活着。

【瑞嘉】【研究员瑞x人造人嘉】瘟疫

“我允许你告退了吗,虫子。”他身上插满输液管,看着眼前端着饭盒就要离开的男人。

“我允许你告退了吗。。。”他紧紧抱紧怀里的男人喊叫地撕心裂肺,“格瑞。。。”

大家好这里明川~下面一段环境描写之前有点用过,以下注意!

①此cp为瑞嘉,注意避雷

②人造人嘉x研究员瑞,设定勿喷。

③如有ooc请海涵!!嘉嘉前期叫格瑞虫子是铺垫ww

④第一次回忆是嗝儿瑞视角,比较丰富,第二次回忆是螺丝视角,因为螺丝是人造人所以故意比较短。

~开始~

-

那一天,陨星带来瘟疫。

窒息般妖艳的夜空,拖着绵长璀璨慧尾的彗星缓缓滑落,阳台上情侣紧紧相拥,诉说着百年好合的祝愿,花园里老人慵懒地躺在躺椅上轻轻摇曳,享受夏日即将来临之前最后的凉意。所有人都在享受着此刻星空的璀璨。

但也是最闪耀的那一刻,夜空中猛地爆发出剧烈的火花照亮夜空如同白昼,爆炸的轰响震耳欲聋,无数陨石叫嚣着浑身赤红,向地平线砸去。

嘉德罗斯机械地抬起头仰望天空,落石般密密麻麻的陨石燃烧着砸落在城市每一角,耳边充斥着婴儿妇女发狂的哭喊,伤者嘶哑的呻吟。

这一切,与我无关。

-

“注入转换液体,注意,开始注入自主意识,所有研究人员请离开房间。”

机械的女声缓缓通过广播响起。

格瑞眯眼看着自己呕心沥血的玻璃容器内的作品。

“警报,自主意识恢复过快,所有人请马上离开房间。”

格瑞反应过来,匆匆收拾好文档抱着一大叠文档排着队等待撤离,他回头看了一眼容器中紧闭双眼的人造人。

得尽快撤离,不然再确认安全之前可能会变成第一个攻击目标。格瑞这么想着,略有些烦躁地站在地面。即使这样他也没催促前面的人快一些。

格瑞不禁又回头看了一眼。

说实话,这个躯体漂亮到令人窒息。

真是期待他醒来的样子。

研究显示,他除了机械内脏以及骨骼会增加部分重量,为了掩饰将会把他做成一个胖嘟嘟的男孩。即使这样,现在还没有注射入脂肪,透明皮肤下机械骨骼清晰可见。

真是太漂亮了。格瑞对自己说。

金色双瞳刹那睁开注视着眼睛同样看着自己的男人。

“主研究员格瑞,机械体已经苏醒,请你立刻撤离。”女声急促响起,格瑞这才发现只有自己留在房间,而背后的男孩已经醒了。

格瑞惊出一身冷汗,连忙朝门口走去,玻璃容器碎裂瓦解的巨响响起,下一秒格瑞就被男孩死死抵在地上。格瑞抬手要躲,惊异地发现根本无法移动这个男孩半分。

最强武器吗。

格瑞缓缓平静下来,尽量冷静地看着眼前自己创造的男孩。

“我是谁?”他看着格瑞,嘶哑地问。

“你叫嘉德罗斯。”格瑞缓缓开口,有生以来第一次露出微笑对着自己杰出的作品。那个他早就取好很久的名字。他笑着抚摸着男孩赤裸的身体,“你好,我叫格瑞。”

男孩戒备地看着他,良久机械地开口:“格瑞。”

“嘉德罗斯,你的名字。”格瑞像哄孩子似的哄着眼前的男孩。

“格【嘶--】格【嘶---】瑞。”

语言功能似乎还需要完善。听着男孩断断续续的声音,格瑞皱眉想道。

男孩突然闷哼一声浑身瘫软,整个人靠在了格瑞身上。

“首次注入意识实验完成,实验体无任何自动攻击趋势,允许保留。”

格瑞抱着嘉德罗斯站起来的时候,掌声雷鸣般响起。所有研究员涌入房间,恭喜着格瑞的成功。

格瑞揉揉怀里冰冷的男孩,嘴角微微勾起。

他创造了他,他就会是他的。

-

“虫子!喂!”男孩敲打着玻璃容器表示着自己的不满,“你就不能放我出来吗?为什么我必须在里面阿?”

逻辑思维完整,语言功能完善。格瑞默念着,一边回答着:“别急别急,明天就可以。”

“喂!虫子!我能拔掉这些输液的东西吗?”男孩在巨大的溶液容器内游上游下没话找话。

“想死的话你大可试试。”格瑞面无表情。

“渣渣,你能笑笑吗?我无聊死了阿。”男孩嘟嘴哼了一声,“你第一天看见我的时候笑得很开心阿。”

格瑞一噎。

“少废话。”

-

“渣渣!今天我可以不在水里阿!”

“水里的实验做完了。”格瑞靠着墙看着里面的人,面对面看着里面的实验体正常得不能再正常,敲击电脑留下一行行数据,最后按下一个键。

实验体一切安全,确认出库。

“唔啊啊啊!!”玻璃内嘉德罗斯突然痛苦地面容紧皱,嘶吼地整个房间都在颤抖。

“嘉德罗斯?!”格瑞几乎是跳起来,焦急地敲击着玻璃,看着痛苦地趴于地上蜷缩一团的男孩,格瑞心急如焚,“嘉德罗斯?!你怎么了?!回答我阿!!”

“格。。格瑞。。”嘉德罗斯虚弱地呻吟,颤颤巍巍伸出手隔着玻璃想触碰外面的格瑞,指尖却只有冰冷的触感。

格瑞也不管什么攻击倾向于广播的极力制止了,他一把按下门边按钮将玻璃摇下,冲入玻璃内一把抱起浑身颤抖的嘉德罗斯。

“格。。瑞。。”嘉德罗斯反复叨念着这个名字,紧紧拽着格瑞的领带,额头疼得沁出一层冷汗。

“我在。”格瑞一把扯开嘉德罗斯的衬衣,白皙的皮肤上留有明显的黑色焦痕,皱起的眉总算舒展,“没什么大事,只是体表短路了。”

等格瑞摆弄好焦痕处的短路,嘉德罗斯已经躺在他怀里闭着眼睛睡着了,手上还紧紧拽着他的领带不肯松手。

透过屏幕,监控室的所有研究员都惊异地看见。

格瑞笑了。

-

“你会被放入人间。我们将会删除你所有的记忆,输入新的。”格瑞背对着男孩,他几乎可以想象男孩现在一定疯狂敲击着玻璃找他要质问。

“虫子!你别骗我!我。。”

格瑞快步走开,紧紧关上身后的大门。

他不敢再听。

“对不起,我不能陪着你了。”他卷起袖口,袖口内满是溃烂的痕迹。

我感染了。

-

当一切都沉寂下来,城市里燃着着残余的天火,除了劈哩叭啦火苗燃烧的轻微脆响,身边就只有冰冷的钢筋,冰冷的尸体。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却也让人害怕到窒息。

嘉德罗斯呆呆地注视着夜空,残缺了半个的月亮垂在高空,旁边是数不清的密密麻麻的星点。

灼灼的天空上还在零星落下但都落在了远方地平线之外。

“呵,真是可怜阿,虫子们。”他缓缓勾起嘴角看着依旧连接于身的各种输液线,自嘲似的略微轻笑,“不会感染的只有我们这些人造人吧,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可怜了。”

孤独存活于世吗。

心脏。。根本没跳动。。。为什么会感觉揪紧了。

我和谁说好了?我在找什么?

嘉德罗斯烦躁地加快了脚步。

突然看见破碎的钢筋下似乎埋着什么男人的尸体,溃烂的皮肤散发一阵阵恶臭,刚要掩鼻走开,璀璨金色瞳孔骤缩还没反应声音早已冲破喉咙而出,尖锐得令自己都发抖。

“格瑞---!”

双手颤抖地抱起毫无温度的男人尸体,喉咙如同失声般毫无响动。

-

脑袋疼得要命,眼前陌生男人也不知说着什么。

他只是机械重复了一遍那个男人的话。

银发男人朝他缓缓笑了,笑里璀璨的如同群星。

他愣在这个笑容里。

“格【嘶--】格【嘶--】瑞。”

他艰难地又重复了一遍,终于眼前一黑。

-

他无聊地趴在玻璃上看着男人面无表情地输入数据,没话找话。

“喂,虫子,你倒是给我笑笑阿。”只有喊那人虫子时,才能看见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一丝动摇。

那天的随口一喊,让嘉德罗斯叫定了这个名字。

-

那天依然看着男人敲击着电脑,嘉德罗斯突然想找他打趣,胸口却猛地烧灼起来。

痛。

痛得令人窒息。

目光不清中嘶哑地喊着那人的名字,伸手想去触碰他却遥不可及。

浑身颤抖发冷,却突然被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第一次感受到的气息再次出现。

格瑞。

-

“你说。。什么?”嘉德罗斯不可置信地看着玻璃外的男人。

“你已经完成所有实验,明晚将会被删除所有记忆再输入新的记忆,然后被送到人间。”格瑞的声音还是没有丝毫起伏,只是他背对着嘉德罗斯。

“虫子,你别骗我!我。。”嘉德罗斯还没说完,大门轰然关闭,格瑞消失在眼前。

“我。。不想忘记你。。”

最后半句话关闭于门口。

-

最后一天,陨星来了。

实验室毁了。

-

那个永远站在实验室外敲击着电脑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男人。

那个第一次对自己露出笑容的男人。

那个自己第一次记住了他的名字的男人。

“混蛋。。”双眼不可控制泛红却没有泪水滚涌而下,他不允许被拥有这种感情,“混蛋。。。渣渣。。。”

“我允许你告退了吗?!”他双眼通红,却无法流泪,只能感受自己那颗不会跳动的心脏似乎在缓缓腐烂,“我允许你告退了吗。。。格瑞。。”

别走阿。。求你了。。。

评论(6)

热度(32)